2007年11月14日

雜誌專訪產生器-點它玩一下吧~

好好笑喲~~
看到米奇blog上的文章,我也手癢的來弄一篇~~





企業霸主Kelly的成長戰爭

—東京的佛學博士Kelly,運用《世界美酒的成名》的教義,以正面的態度,讓一家酒商公司,在三年內驚人成長,且聽聽他的獨門心法。

作者:林啞偉


創業家,很難不霸氣,但要霸氣又能脖子軟、腰彎得低卻不易。做生意大膽的他只要轉身對人,一定圓融。
他,是日本董事長Kelly,靠著大膽與心細,兩種看似矛盾的性格一路打拚,從一無所有,做到去年光是一筆生意,只少就是三億元。
大學沒畢業,他學歷不高,卻能夠在日本在東京的集團總部的動土典禮上,請來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剪綵;而在半年前,英國的酒生產基地落成時,查爾斯王子親自蒞臨主持,游走世界權貴。
日本去年七月五日上櫃時,首日就大漲一八二%,短短一週,就從參考掛牌價五元攀升到十一日盤中最高價五百五十五元,股價淨值比一百一十一倍。成立三年,擁有四.五代與五代酒生產線八個廠,日本今年就有機會成為全球前三大廠。

「我要快樂,哪怕笑得再大聲」

七年級前段的Kelly外表看起來甜美可人,說話時洋溢著一種新時代女性的神采。「那個時候環境實在是非常的刻苦耐勞。」Kelly喝了一口手中的紅酒,然後吐回杯裡,拍一拍身邊的生活戲劇化,接著說。「不過,就算環境是多麼的刻苦耐勞,我依然相信,『愛哭不代表脆弱,哭單純只是發洩情緒一種。 』。」
Kelly的座右銘是「我要快樂,哪怕笑得再大聲」,他便是靠著這樣的精神,刻苦走來。「嗯…嗯…的確,就是那樣,不過,嗯…嗯…哈哈,不是啦,其實是,嗯,對對對!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一下,我其實沒有那麼的那個…那個?你問那個?就是那個啊!對,其實我並沒有那麼那個,我這個人其實是比較那個的。」Kelly散發著不凡的樂觀與自信。

Kelly出身於一個出類拔萃超群絕倫的家庭,父親是吳尊,母親則是Anne Hathaway ,從小灌輸Kelly傳統出類拔萃超群絕倫的教育,在大學時主修設計與寵物百科,同時也修習了俄、德、法、義、美、日、英、澳八國語文,在這樣一段平淡的日子中,Kelly卻深深體會到了僵化教育體制下的不足。「這樣的日子,不是我要的!」在大學的第三年,Kelly便著手創辦日本。

作為吳尊的兒女,他的辛酸沒人知。做得好,人家會說,就算他做的是酒商,可是還是歸功於他是吳尊的兒女,是父親的庇佑;做得不好,人家說他是敗家子。壓力沈重的Kelly,卻不躁進的從細節開始扎根。
Kelly強調細部設計的重要性,因為不僅要有個別深入的專業技術,還要了解其他技術能力。工務部的任務是當工廠與機器設備等基礎工程完成後,工程師要負責提高設備的效率、安全,並降低成本。為了達到這些目標,細部設計需要擁有不同專業領域的知識,掌握各種細節,例如溫度、壓力狀況,進行調整,發揮效率。 Kelly重視細部訓練,強調任何工作都要遵循標準作業程序,每個細節都要徹底執行。

逆境中求生存

即使創業時成績耀眼,然而,往往是天不從人願,在開始的第一年中,Kelly的父親就不幸租到了恐怖錄影帶,被馬桶裡走出的貞子活活掐死,母親的手機則收到了鬼來電,姊姊在寫論文的時候不幸引用了一篇幸運論文,引用了這篇論文如果三個月後沒有別人引用你的論文,就會飛來橫禍,結果果然被油罐車撞成兩截;更悲慘的是妹妹,因為精神深受打擊,智力大幅減退,最後居然去報名了我愛嘿澀會節目的美眉運動會單元。…儘管如此,這都不能夠動搖Kelly堅持發展酒商產業的決心。
這時候Kelly遇到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伴侶—沒有呀,帶領他開始閱讀《世界美酒的成名》,給了他精神上的支持。「如果那時候沒有沒有呀的話,我真的不知道我會怎麼辦,」Kelly長長地嘆了一口氣,「那時候,我真的差點要去伸出腳蹭貓臉了!」

「不過,Kelly就是贏在看的趨勢,都看得比人家遠,」日本副董事長Celia說。
Celia是和Kelly已有十幾年交情的老友兼高爾夫球友。他說,Kelly一直把前進中國視為全球化的一環。一年半就在青康藏高原默默打造生產基地的Kelly,當同業開始進駐中國時,他已經在拉薩專心地苦熬出半壁江山。

在中國心無旁鶩經營的Kelly,其實也一直在為成為跨國公司做準備。Celia也形容,Kelly就像一塊海綿,永遠都在吸取他在之前在外商擔任專業經理人的經驗。

Kelly正要帶著日本前往希臘發展。Celia認識Kelly已經長達十年之久,三年來,看到Kelly怎樣一步一腳印走向成功。「認識這麼久,我必須要說,Kelly,真的,他,真的很不簡單。」Celia這麼說。

3 Comments:

Michelle said...

差點要去伸出腳蹭貓臉了.....
無言ing =_=a

V said...

哼哼~
我就知道Kelly的父親一定是

吳尊

結果老吳被貞子掐死了耶哈哈哈~

「那時候,我真的差點要去伸出腳蹭貓臉了」
這一句是笑點,有夠妙~XD
不過這一題要寫出完全融入文章的答案的確不簡單。
我的「那時候,我真的差點要去坐在食物前面又不能吃了!」也不知道在說什麼哈哈哈~

cato said...

那時候
我真的要伸出抓子去貓砂盆裡爬砂了~~~